极速体育

新闻资讯活动
预约挂号缴费
新闻和专题
快速导航
抗“疫”动态
新官网>新闻和专题>抗“疫”动态>
抗“疫”故事 | 妈妈,我在医院挺好,战“疫”还在继续
信息来源:张梓轩发布时间:2020/6/2 9:34:13

    武汉封城已半月有余,才下临床工作半年的广州医科大学研究生张梓轩,也因在无完善的防护措施下参与收治了一名新冠肺炎患者而被隔离了半个月。近日,记者采访了张梓轩,挖掘他半月前的战“疫”一线故事。
1月29日
      15时,刚写完新收患者的病历,张梓轩把未吃完的午饭顺手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这应该是最后一个新收病人了吧”,他拱了拱手,肚子早已咕噜咕噜地叫个不停。
     “张医生,急诊科护士刚刚打电话过来,一会儿还要收一名发热的70岁老人,家属正在办理入院手续”。
     “趁还有一点时间,等我把午饭吃完”,张梓轩看着泛黄的菜叶子无奈地摇了摇头,此前他已经收治了4名患者。
     “张医生,病人上来了,体温38.1℃,需要单间隔离吗”,23岁的护士杨嘉欣扬起眉,手里还紧抓着温度计。
     “非常时期,多戴一个口罩吧。治疗室还剩半盒检查手套,也去拿一副”,年长的护士赖志萍细声提醒张梓轩,“防护服都优先供给发热门诊和急诊科了,你只穿一件白大褂不够安全,还是多长个心眼”。
     “没事儿,现在科室里物资紧缺,戴一个医用口罩就可以了”,张梓轩从兜里把从同事那儿借来的眼镜掏了出来。

    “……”
 

 

图为张梓轩查房时正在听诊一名患者的肺部呼吸音。本人供图。

   夜渐渐深了,静静的,但呼吸内科仍灯火通明,如萤火般闪耀着广州这座老城。病房里传出的鼾声与呼叫铃声遥相呼应,时不时打破夜的宁静,忙碌了一整天的张梓轩也渐渐模糊了双眼。
     “张医生,今天收的那位70岁老人家还在发烧,刚刚量的腋下温度38.6℃,需要处理吗?”迷迷糊糊的张梓轩被值班护士喊醒。
      看了看时间,此时的张梓轩心中犯起嘀咕,“该用的药都用上去了,这个病人的体温怎么老半天还降不下来”?
      笃定这个病人不寻常,张梓轩掀起一丝警惕,赶忙打开电脑查看这个病人的检验结果。
     “白细胞偏高一点点,淋巴细胞比例稍微下降.....”
张梓轩心头一紧,这与他前两天学习的一名新冠肺炎病例的检验结果如出一辙。
     “准备去做一个急诊胸部CT,再送患者去发热门诊单间隔离”,张梓轩皱起眉头对护士喊道,一边拨通了上级医师的电话。
    “……”

图为张梓轩(右2)与导师罗承锋教授(右三)的合影。本人供图。

 

1月30日
     “张医生,你先别回家,昨天那个患者怀疑是新冠肺炎,病人的第一次咽拭子结果弱阳性,现在准备第二次送检”,刚准备下夜班回家休息的张梓轩接到了发热门诊的通知。
     “也许只是巧合,别太草木皆兵了”,张梓轩暗暗给自己下了颗定心丸,但双手还是不自觉地微微颤抖,嘴唇也在上下打颤。
     “安全着想,你还是先隔离一下吧”,科室的阳隽主任刚想拍拍张梓轩的肩膀,迟疑一瞬,又将手缩了回去。
     “……”

    来到隔离宿舍,张梓轩洗了把脸,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他心里一阵苦笑,拿起手机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爸,今晚我不回家吃饭了”,张梓轩哽咽了一会,紧接着说:“我昨晚新收了一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可疑患者,当时没有穿防护服,现在医院要求我接受隔离观察”。
     “好的,好好休息”,电话里父亲的言语十分平静,仿佛早有预料的样子。
父亲年轻时候是当兵的。自张梓轩记事时起,父亲就总跟他讲述自己年轻时在部队里的故事,并时常教导他做人要担当,遇事要冷静,受挫不放弃。他又想起了父亲跟他讲过的一句话。
     “谁都怕死,但只要肩负使命,就要对得起自己的信仰,不负自己的国家”。
     “梓轩,你住哪栋宿舍?我煮了些汤,等一会儿送过去...”,张梓轩的母亲在微信上说。
听着微信里的60秒语音大轰炸,泪珠在张梓轩的眼眶中打转。此时的张梓轩五味杂陈,他从未想过平日里自己总嫌弃的唠叨话语,此时却成为自己内心最笃实的挡风墙。
     “小张,没什么事吧?”导师罗承锋在电话里关心道。刚结束一台冠脉造影的罗承锋教授立马拨通了张梓轩的电话,显然十分担心他的安危。
     “老师,我没事儿”。
     “没事就好。隔离的日子也不能松懈了学习,我稍后叫你师兄发一些文献给你,你趁这个机会温习一下,找找灵感”。
      接到消息的女朋友也第一时间买了一堆零食拿到张梓轩的宿舍门口,隔着门对里面的张梓轩温柔轻语,“别担心,不管什么情况我们都在一起。”
     “……”

图为张梓轩在隔离时女朋友写的鼓励他的话。本人供图。

2月13日
        清晨,雨滴穿过厚厚的云层洒向尘封的广州城,唤醒了深埋土层早已跃跃欲试的青草芽尖儿。隔离了14天的张梓轩也早早地就洗漱完毕,准备去做第二次咽拭子。如果这次结果还是阴性,他就可以结束这个与世隔绝,没有网络的隔离生活。
     “昨天的咽拭子结果是阴性,今天的结果应该也没什么意外吧?”张梓轩对采取标本的护士惺惺说道。
     “过了半个月连呼吸都要小心翼翼的日子,终于要马上解除封印了”,此刻张梓轩的内心无比雀跃。隔离的14天里,张梓轩一度以为自己患上了癔症,因为他总觉得自己会咳嗽,然后喉咙就会很配合似的发痒,有时还甚至会咳嗽几声。
      除了长起来的胡渣子,张梓轩好像与半月前没什么不同。但他的心底深处,已经有了对生命更深层的理解,健康所系的使命已悄然发芽。吃过午饭,张梓轩又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爸,年轻的您保家卫国,年轻的我守护健康,我们父子俩并肩作战……”
     “妈,起床了吗?明晚我回家吃饭,我想吃您蒸的酸梅鱼。我在医院挺好,战‘疫’还在继续……”
在细雨的冲刷下,张梓轩崭新的一天已经开始,疫情还没结束,他和同事们的战斗还在进行。
        编者手记:不仅是张梓轩,还有无数的逆行英雄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披荆斩棘,攻坚克难。他们心神笃定,前赴后继,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和奉献精神书写着他们内心的那个“中国梦”。

图为张梓轩与母亲的合影。本人供图。


 

©2005-2018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  版权所有      极速体育
地址:极速体育海珠区昌岗东路250号   咨询电话:86-020-34152299,86-020-34152282
  粤公网安备 44010502000176号
站长统计  粤ICP备05085466号  技术支持维护:信息科、伯约软件  360网站安全监测平台  安全联盟